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青海:企业扶贫让“土荒坡”变“生财山”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杨子铵

星海蓝、炒粉色、极光色……应援色成支持偶像新潮流,学习日韩未得精髓,更像涨人气噱头
明星应援色最爱用蓝色系,撞色后有“潜规则”

Super Junior的应援色是宝蓝色,东方神起的应援色是珍珠红,Shinhwa(神话)的应援色为橙色,H.O.T应援色为白色,这并称为韩国应援色四大海洋。

粉丝怎样表达对偶像的喜爱?几年前流行在演唱会上举灯牌,现在除了“举牌”,还要比拼谁家的应援色面积更大、效果更震撼。

通过应援色支持偶像,最早由韩国组合H.O.T开先河,后被吴亦凡、鹿晗等“归国四子”带到中国,这种方式正逐渐成为国内演唱会,尤其是偶像团体演唱会的新潮流。《偶像练习生》出道的限定组合“NINEPERCENT”9人团,按照当初的约定将于今年10月6日正式解散。解散演唱会的具体日期虽然还没有最终敲定,但网友已经开始讨论届时现场谁的应援色会最亮眼了。

明星的应援色如何确定,能起到什么作用,撞色了怎么处理?带着这些问题,新京报采访了多位粉丝和艺人经纪公司从业者,并且统计了目前正火的偶像团体或偶像个人的应援色,发现蓝色系最多。

1 应援色怎么定

公司官宣,粉丝自定

经纪公司和粉丝组织对应援色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在艺人经纪公司负责带练习生的小嘉告诉记者,偶像团体的团应援色通常由经纪公司选定。比如NINEPERCENT的团应援色是星海蓝,火箭少女101的团应援色是炒粉色,UNINE的团应援色是极光色,R1SE是破晓色。

具体到艺人个人的应援色,则多数由粉丝根据艺人的喜好和个人特点来决定,比如吴亦凡一直很喜欢银河,ins昵称也是Galaxy Fanfan,所以他的个人应援色是银色;华晨宇外号“火星弟弟”,本人喜欢红色,他的演唱会上粉丝会举红色的应援灯牌;NINEPERCENT里范丞丞的应援色橙金色,色号为#FCC616,正好是名字首字母缩写+生日的组合。

“粉丝定了应援色,有的就直接在活动、接机的时候用了。如果有比较完善的粉丝会组织,他们会跟艺人经纪团队取得联系,询问艺人方对于应援色的意见以获得认可,并向经纪公司报备。”小嘉介绍说,偶像团体的经纪公司对待艺人个人应援色的心态很矛盾,既不希望个人应援色分走团队的关注度,又对艺人粉丝群互相竞争带来的热度乐见其成。有的经纪公司明确表态不承认艺人个人应援色,但也仅限于表态,并没有任何实际的限制措施。

记者注意到,乐华娱乐旗下偶像团体UNIQ的官博今年4月8日发声明称,其团应援色是星空紫,不承认任何个人应援色及类似概念或说法。但这并不妨碍UNIQ成员的粉丝为各自偶像选定应援色,例如李汶翰的红色,王一博的绿色。“粉丝会是粉丝的自发组织,不是经纪公司的下属部门。粉丝定的应援色,经纪公司的意见,人家爱听不听。更真实的原因是,说话的分量由实力决定,国内目前没有一家公司拥有SM的造星能力和资源。”

2 撞色了怎么办

先来后到,协商解决

偶像艺人设定应援色的初衷是为了区分和竞争,基本的原则是不能撞色。一旦撞色,就会引发双方粉丝掐架,轻则吵上热搜,重则发展成线下对峙。虽然国际通用的潘通色卡(PANTONE)有超1000种色号,但基础色就红黄蓝绿白几种。偶像团体更新速度快,成员又多,相似或撞色在所难免。早在2016年,韩国YG娱乐公司旗下偶像男团iKON的应援棒关灯和开灯的颜色分别与前辈神话和东方神起的应援色撞色,引发粉丝大战。神话队长Eric亲自下场呼吁后辈避开橙色,东方神起的粉丝则组织去YG公司楼下表达抗议。

熟知日韩娱乐圈的追星少女许腾腾告诉新京报记者,韩国曾发生过前后辈偶像的应援色特别相近,后辈偶像的粉丝就会盗用前辈偶像粉丝拍下的演唱会现场照片,后期调下色,说是该后辈偶像的演出现场,从而引发两派粉丝争执。

国内从去年开始,随着NINEPERCENT、“火箭少女101”、UNINE、R1SE等新兴偶像团体的出道,与前辈艺人的应援色撞色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NINEPERCENT林彦俊的应援色是水色(淡青色),其粉丝某次活动举了蓝色应援灯牌,和王俊凯应援色撞色,“俊”字单人旁上有一顶皇冠,与王俊凯的应援字体十分相似,引发王俊凯粉丝不满。

林彦俊粉丝会随即解释称,这次是由灯牌制作厂家技术限制导致的撞色,并给出了解决方案,双方和平收场;另一个案例里,“火箭少女101”孟美岐的应援色电光紫与前辈偶像团体UNIQ的团应援色撞色,双方粉丝在网上针锋相对。但毕竟孟美岐与UNIQ同属一家娱乐公司,这一撞色事件也不了了之。

这两个案例也代表了目前应援色撞色处理的两种主流方式。有多年追星经历、粉过多个“墙头”(喜欢多位艺人)的袁圆说,处理规则也是从韩圈学来的:先来后到,后辈让前辈,名气小让名气大的,双方粉丝协商解决。“大家对应援色没有像韩国那么看重,只要艺人不是竞争关系,不经常同台,也没大所谓。粉丝确实比较介意的话,就协商解决。要是双方都不肯让步也没有办法,毕竟谁也不可能独占某个颜色。”

3 应援色的尴尬

只有形式,未得精髓

尽管应援色已经被中国的追星族接纳,但中国的偶像明星与应援色的“捆绑”并不像韩国娱乐圈那么紧密,并没有出现颜色就能指代艺人的现象。

在袁圆看来,应援色追星不过是中国偶像制造产业主导的一次“赶时髦”,但只学了日韩同行的形式,没有得到精髓。“一个9人团里能有王者金、柠檬黄、橙金色、若芽色四个近似的应援色,你觉得他们是认真要做偶像天团,还是随便搞个形式短时间内吸点粉赚点钱就算了?现在每个偶像团体都有应援色,但真给出一打应援色色卡,粉丝也未必能一一分清楚。”袁圆说,尤其通过选秀节目出道的偶像团体,很多都是“限定团”,即从成团那一日起就知道解散的日期。“限定团”成员来自不同的经纪公司,大家都是借节目积累人气,缺乏把这个偶像团体做大做强的动力和能力。相应地,应援色就更像是辅助节目涨人气的噱头,而不是凝聚粉丝的利器。

应援色来自日韩,落地中国

应援色概念出自日韩娱乐圈。很多偶像组合自出道之日起,经纪公司会宣布一种颜色作为他们的应援色。艺人在台上表演时,粉丝则在台下有组织地制造出相应应援色的海洋,不仅场面壮观,也让艺人更有动力。在韩国,这种独特的应援方式从H.O.T沿用至今,已经成为韩国娱乐圈特有的文化风格。应援色被认为是艺人的象征,对其本身和粉丝的意义都十分重要,甚至发展到可以以颜色代指艺人的地步。比如粉丝口中的“蓝家”、“红家”,分别指以宝蓝色为应援色的Super Junior,和以珍珠红为应援色的东方神起。

不过,应援色被中国粉丝普遍接纳还是近些年的事。从2014年开始,韩国SM娱乐公司旗下男团EXO-M的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相继回国发展,被粉丝称为“归国四子”。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应援色,吴亦凡是银色、鹿晗是黄色、黄子韬是蓝色,张艺兴是紫色。

与“归国四子”形成呼应的,是2013年出道的TFBOYS。TFBOYS是由时代峻峰打造的本土偶像团体,团队应援色为橙色,王俊凯的应援色是蓝色、王源是绿色、易烊千玺是红色。“归国四子”的回归和TFBOYS的走红,让应援色被越来越多的中国粉丝熟悉、接受。

去年偶像男团竞演养成节目《偶像练习生》一炮而红,客观上带动了应援色文化的传播。这类节目捧出道的偶像团体,从NINEPERCENT到“火箭少女101”、UNINE、R1SE,不仅有各自的团应援色,有的成员还有单人应援色。团员集体亮相的场合,应援色的多少通常被认为是人气高低的体现。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实习生 姜宇巍

首页 - http://thegeo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