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破形式主义、给基层减负 中国多省份整治文山会海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胡超群 9月开始,两周前刚选定公租房(廉租房)的493户配租家庭将陆续入住新家,这是杭州最新一批公租房公开选房。

9月开始,两周前刚选定公租房(廉租房)的493户配租家庭将陆续入住新家,这是杭州最新一批公租房公开选房。

与这批新入住的家庭不同,陆涵(化名)正忙着找房子,准备从租住的公租房里搬出来。“当天申请退租,第二天就收到短信说申请通过了。”陆涵略带调侃地说,这速度可比她等选房快了不是一点点。

杭州推出公租房已有10年,这些年来,人来人往,租房的人、管理的人,对杭州的公租房都有何想法?

现场观察:

公租房小区环境不比商品房小区差

与陆涵见面之前,记者先在她租住的“九和人家”小区转了转,看看环境。

这是一个2011年10月开工建设,2015年7月开始陆续入住的公租房小区。

小区不大,只有3幢楼,但交通条件特别好,小区门口不到百米就是地铁1号线九和路站。

当天,小区物业正在修建植被,卫生、绿化看起来也不错。门口就是彭埠街道的一处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经常举办一些面向老年人的文化娱乐活动。

单元门敞开着,走进楼道的感觉反而不如外面好。无论是单元门上,还是楼道墙面、电梯里,都能看到划痕和磕碰的痕迹。

“公租房小区里设施设备的损耗率比普通商品房小区要高。”同行的牛田公租房管理服务中心负责人张晓鹏说,他自己就不止一次看到有住户拿脚踹门,或者是搬电瓶车进电梯,一路磕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公租房小区的设施设备损耗通常由管理部门承担的缘故,住户在使用的过程中常常“用力过猛”。

陆涵租住的是一套约40平方米的小户型边套,进门就是一个小小的厨房,然后是卫生间和兼具客厅和卧室功能的房间,还有一个小阳台。因为准备搬家了,房间有些乱,但还是看得出来采光、通风都不错,厨卫设备齐全,房间墙壁雪白。

“其实买张床就可以拎包入住了,不过我还是添了点家具。”她说,搬进来的时候花了三天收拾,倒不是因为脏乱,“当时好像是新刷过墙,地砖上还留了点涂料的印子。”

陆涵说到她租住的房子看起来很新,事实上是因为前任承租人退租后,管理中心重新检查了设备、粉刷了墙面。

“如果我们在检查时发现墙面特别脏,或者有的承租人喜欢用照片墙装饰,那么墙上会留下很多敲钉子的痕迹,重新出租时我们也会上腻子并且粉刷。”张晓鹏说,通常设施设备的自然损耗由管理部门承担费用,人为损坏则会向承租人收取费用,但“即使收也只是象征性收一点”。

申请人坦言:

公租房挺好,虽然它让我等了一年半

陆涵算是新杭州人,在这里上的大学,又留在杭州工作,属于符合公租房申请条件的新就业大学毕业生。这也是每年公租房申请中占了相当比例的人群。

“工作第一年我就申请了公租房,本来以为会很快(拿到房),因为我同事之前只等了半年。”陆涵没料到自己申请时正好赶上申请人数激增的当口,公租房房源增加数量和速度远赶不上申请人数增加的速度。

2017年7月,提出申请,2018年初完成审核,办完手续,等着配租,这节奏算是很快了,但直到今年5月陆涵才拿到门卡,搬进公租房——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一年半。

在等待配租的日子里,她跟同事合租一套市中心的小公寓,每月租金1600元左右。住在市中心,生活方便、离单位也近,只是房租占了陆涵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多,对工作不久、零存款的陆涵来说时常感觉捉襟见肘。

严格算起来,从入住到申请退租,陆涵只在公租房里住了三个月。

“公租房挺好的,只是我在家人资助下买了房子,按规定要注销保障房资格才能(商品房销售)网签,所以只好退租。”如果按个人意愿,陆涵并不想退租。“小区门口100米外就是地铁站,30分钟到单位,都不用担心堵车,而且月租金才500元,连物业费都包括了。”

按照原本的理想状态,申请后半年内能拿到房子,那么陆涵就可以在公租房过渡两年,然后买房、退租、搬家,只是她没想到等待期会比预期长那么多。

总体来说,陆涵对公租房的居住体验可以打8分了,她的唯一建议是物业再加强小区安全管理。“你上楼的时候是不是单元门又开着?我住了三个多月,印象中没见那扇门关过。”陆涵说,公租房小区住户庞杂,快递、外卖进出也很自由,如果小区门禁管理不严格,入户门就成了唯一安全屏障,“单身女孩住,多少还是有点安全感不足。”

工作人员感慨管理难:

多数住户能配合,但难免有例外

对于陆涵提出的快递、外卖进出管理问题,张晓鹏也认同。“我们想过好几种解决办法,比如尝试在单元门口放一个外卖架。”

听起来,这既解决了单元管理的安全性又兼顾了住户的客观需求,结果如何呢?放了没多久就撤掉了。“因为发生了有住户偷拿邻居的外卖、快递的事情。”碰上这种事情口说无凭,一开始该住户并不承认,“幸好有监控,后来我们是拿着监控视频上门,对方才承认。”但即使不出类似事件,这个外卖架估计也放不久,因为在此期间不断有住户吐槽,叫个外卖还要自己下楼取,太不方便。

牛田公租房管理服务中心目前管理着区域内8000多套公租房,需要承担这些公租房的集中交付、房屋日常和退租等管理工作,理论上10~12人的管理团队比较合适,但张晓鹏和他的同事一共6人。

人手紧张吗?“连轴转都不够用。”

正说着,张晓鹏的一位同事突然进来,看上去很气愤。原来,他们在日常巡查中发现有一套公租房的门锁被换掉了,经查该户目前被原承租人的亲属在未告知管理中心的情况下私自侵占使用。因为公租房用的是智能门锁,如果承租期到了或者是已不符合承租条件,门禁卡就刷不开入户门了。换掉原本的门锁,就会让管理中心的入户门禁失效。同事来找张晓鹏就是为了商量这事怎么处理。

做了四年多公租房管理服务工作,张晓鹏已经不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大部分承租人还是能够配合我们的,但难免也会有例外。”他说,之前也处理过一起原承租人已经买了商品房,按照规定退租后90天的过渡期到了就要搬离,“但对方拒不搬离,给出的理由是新房子还没装修好。”

这样的理由,他能理解,但制定规则原本就是要求所有人一起遵守和维护的,如果“没装修好”的理由可以通融,那么“装修好之后需要通风”这样的理由是不是也应该通融呢?

如果各种各样的理由都可以通融,那么公租房的周转率势必上不去,最终损害的将是所有符合公租房租赁条件的申请人的利益。

不久前,杭州市刚刚调整了市本级公租房保障家庭收入准入标准及货币申领手续,一个明显变化是:申请家庭上年度人均收入标准从低于56276元调整至低于61172元。也就是说,公租房的申请收入门槛比以前调得更低了。

2009年,杭州出台了《杭州市区经济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试行)》,面向住房保障“夹心层”群体,推出了经济租赁住房,当年年底,杭州即开始大力推进公共租赁住房建设。迄今算来,也有十年了。

杭州开风气之先的公租房,十年来,让一些辛苦打拼的人能够省下大笔租房开支,让不少心怀梦想的人能够留在杭州。不过让管理部门头疼的还是退出机制,相关部门也采取了很多新办法来解决,以便让最需要的人能住上公租房。

一批新房源“已在路上”

新一轮公租房配建,增加20993套房源

公租房房源紧张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困难,但最主要的原因并非是“房源分配完了”,而是自2016年以后申请人数激增。

有一组杭州市公租房历年申请量的公开数据:2015年是7300余户;2016年是1.3万余户;2017年一下子增加到2.6万余户,而且还在逐年增加,这样的趋势其实总体上与杭州城市发展进程以及人才净流入量是相吻合的。

只是2017年以前,人们对公租房的印象是“房等人”;而2017年以后,因为申请人数激增,房源供应迅速转变成了“人等房”,所以大家一下子感觉等待周期变长了。实际上,房屋的施工建设周期原本就比较长。

2017年,作为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12个试点城市之一,杭州开始进一步加大公租房房源供给力度,以“未来5年公共租赁住房保有总量不少于8万套”为总目标,对公租房配建政策进行了再一次明确。杭州9个主城区商品住宅项目用地配建公共租赁住房比例不低于总建筑面积的10%,萧山区、余杭区、富阳区配建比例不低于5%。

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最新数据,新一轮公租房配建工作启动至今,已有公告挂牌商品住宅出让地块175宗,应配建公租房126.14万平方米,预计可建设房源20993套。其中市本级65宗,应配建面积64.6万平方米。

“虽然目前大家是在等待,但2018年我们的公租房申请模式是‘货币补贴为主,实物配租预登记相结合’这一模式,就是说,先拿钱,在房源建设可供应之后,就可以申请实物配租了。”他说,虽然目前预登记的具体细则暂时还未明确,但从公租房申请的趋势来看,申请货币补贴的人数已经明显增多。

破解“退出难”

智能门禁很有效,但还需要承租人配合

去年8月,杭州市住保房管局曾发布过一次公租房退出数据,根据当时的通告:2017年12月至2018年6月,共有1475人因变更保障形式、租赁期满等原因退出公租房保障。

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虽未正式公布,但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还略有提高。

公租房退出机制运行顺畅是好事,这意味着在公租房房源能够更快速地轮转,而房源数量不能快速增加的情况下,轮转速度提高,公租房能够惠及的人数也能增加。

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原申请人退出的原因主要有四类:购买商品房;不再符合保障条件;变更保障形式;离开杭州。

“这两年因申请变更保障形式而退出的人多起来了,其次是因购房而退出的。”一位保障房业务处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变更保障形式”这一注销类型中,放弃实物配租后,可以申请当年的货币补贴,所以比较容易被申请人接受。

总有一些例外,采访中,不止一位工作人员跟记者说起他们碰到的难题,就是退出难。比如原申请人过世,其亲属在不告知管理部门的情况下私自侵占公租房;比如原申请人离开杭州,却迟迟不退租,直到被工作人员在日常巡查中发现;比如原申请人购买了商品房,退租后却坚持不搬离,工作人员反复上门劝导……

虽然有明确规定,对于采取隐瞒事实、提供虚假资料、伪造证明材料等手段,骗取公租房的,自取消其公租房资格之日起5年内,不再具有公租房申请资格。但碰到上述种种“例外”,怎么办呢?除了反复上门劝退,从工作效率上看,智能门禁系统是目前比较行之有效的方式。

目前,杭州已有37个公租房小区、2万余套房源实现了智能化管理,也就是将三级智能门禁卡与住户的租赁期限、租金缴纳情况进行关联,在人性化提醒、梯度退出基础上,加强技术性约束,争取了管理的主动性。

“比如在申请人租赁合同到期前3个月,我们会通过短信等形式提醒其办理续审手续。如果续审没有通过,租期到期以后他的门禁卡就会被电脑自动停用,进不了门。”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样一来申请人会主动找管理中心,比他们反复联系对方要有效。

当然,即便如此也有极端个例。比如有住户为了逃避智能门禁管理,偷偷更换门锁。“这样的人是极少数,大多数住户还是能主动配合我们工作的。”

杭州公租房简史

杭州是全国最早推出公租房现房的城市。

2009年,杭州首次向社会开展了市本级公共租赁住房试点配租工作,推出房源97套。

暂时买不起房,就向政府长期租房住。这种全新住房保障制度一经推出,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虽然当时首批推出的公租房只有97套,但是就是这97套房子,让杭州成为最早推出公租房现房的城市,也宣告了杭州“公租房时代”的来临。

当时租赁时长为3年,时间到了可以选择续租或者退租。

据当时媒体报道,3年之后,97户中的过半租户因为收入的改善,告别了曾为他们带来温暖安定的这片屋檐。另外有40户选择续租。

而当年,杭州累计推出的公共租赁房数量已达万余套。

2011年,杭州首次试行在商品住宅出让用地中配建保障性住房,首轮商品住宅配建公租房工作由此正式启动。

2011年5月5日,滨江的一宗商住地成功出让,也即现在的玲珑府,成为杭州首宗项目内配建公租房地块。

2013年2月,杭州首轮25个商品房项目内配建的公租房全部交付。

杭州最早交付的商品房项目内配建公租房则是城东的普福心苑(远洋心里),该项目2011年6月拿地,2014年7月交付。

考虑到公租房源的紧张,杭州市在2017年发布《关于杭州市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试点方案的通知》,提出了“未来5年公租房保有总量不少于8万套”的总目标,并且明确了商品住宅项目用地配建比例和范围。

2018年,杭州公租房受理模式发生变化,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由过去的申请家庭自主选择实物配租或货币补贴,调整为货币补贴、实物配租预登记相结合的模式。

2019年7月,杭州入围中央财政支持住房租赁试点名单,3年内争取24亿元中央财政资金。据介绍,这些钱将被用于公租房、蓝领公寓、人才专项租赁房等方面。

杭州推出公租房10年来,杭州市区通过多层次住房保障体系已累计保障住房困难家庭7.84万户。从保障家庭占比来看,其中非杭户籍比例近60%。

在此基础上,杭州也在持续放宽公租房收入准入条件,扩大保障覆盖面。根据杭州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最低标准的变化,公租房准入条件中的收入标准也实行动态调整。2015年公租房收入标准为47691元,2016年放宽到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48316元,2017年持续放宽至 52185元,2018年则为56276元。

首页 - http://thegeotv.com